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诚聘英才

进入上市培育期?“食品不上市联盟”再引业界猜想

时间:2018-08-21 16:23:07  来源:  作者:
  中国市场上曾有着这么一群企业,他们坚持不上市,却能做到行业第一,甚至在国际上都享有名望。例如,华为、老干妈、娃哈哈、顺丰等。
 
  2016年7月,一直坚持不上市的顺丰,A股上市。那个曾说“上市的好处无非是圈钱,获得发展企业所需的资金。顺丰也缺钱,但是顺丰不能为了钱而上市,也不会为了上市而上市”的王卫最终向资本市场妥协了。
 
  在2017年娃哈哈30周年庆典上,宗庆后也一改“娃哈哈不差钱不上市”的老调,改口说道:上市以后能加快企业发展,在适当时候娃哈哈也会考虑上市。
 
  近日,关于食企上市消息的各种猜测更是不断。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官网发布的一则报告显示,农夫山泉正在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老干妈又获深交所调研,上市已进入培育期。农夫山泉、老干妈此前曾“抵制”上市,如今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有放弃坚守的动向呢?业内又是如何看待他们的“不淡定”呢?
 
  完成第一期上市辅导 业内看好农夫山泉上市
 
  凭借“农夫山泉有点甜”奠定行业地位的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谋划上市的话题一直不断。8月6日,一则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关于农夫山泉第一期辅导工作结束的消息,再度引发市场对农夫山泉启动上市计划的猜测。不过,农夫山泉再度否认,使得农夫山泉上市疑云再起。
 
图文无关
 
  实际上,2017年3月就有媒体报道农夫山泉或将上市的消息,而当时农夫山泉对此消息予以否认,称没有上市打算。而随着这一份辅导工作进展报告的披露,传闻已久的瓶装水第一品牌农夫山泉A股IPO事宜似乎坐实。不过随后有报道称,农夫山泉董秘表示“例行辅导,并无上市计划”。
 
  然而,多位行业内人士认为农夫山泉的上市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并且表示看好农夫山泉的上市。关于农夫山泉的业绩,根据浙商杂志发布的“浙商全国500强榜单”显示,2017年其营业收入达到162.5亿元,同比增长8.3%。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小岑认为,虽然农夫山泉否认了上市计划,但从其营收状况、产品线以及本轮辅导时间来看,农夫山泉较早时候就具备了上市条件。不过,赵小岑表示,对于一些要上市的企业,辅导几期具体看券商的辅导计划。就农夫山泉的情况来说,只是披露了一期的辅导进展,后面不知道还有几期的辅导,因此农夫山泉的上市进程无法预判。
 
  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则认为,农夫山泉的天然水市场潜力还没有爆发出来,对于有主导权的农夫山泉而言,可以上市也可以选择不上市,但做上市辅导说明农夫山泉有这方面的准备。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企业对于IPO事件一般较为谨慎,没到最后时刻不会进行官宣和确认,这属于企业对自身的保护。农夫山泉作为整个中国饮料行业具有代表性的企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有非常多的市场亮点,包括产品亮点和渠道亮点等,对农夫山泉上市比较看好。
 
  深交所调研老干妈 上市或符合行业发展趋势
 
  老干妈一直在低调赚钱,和上市之间似乎已经绝缘。然而,最近一则“老干妈要上市了”的消息却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宁静。相关消息显示,深交所副总经理王红一行7月25日联合贵州证监局、贵州省金融办,调研当地上市培育企业,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赫然在列。
 
  老干妈创立20多年来,一直恪守“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的原则,创始人陶华碧更是提出“上市圈钱论”,她认为“有多大能耐就做多大食业,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但在2014年,老干妈投资人信息变更,创始人陶华碧从股东名单中删除,两个儿子李妙行和李贵山,分别持有公司51%和49%的股份,一个负责生产,一个负责市场。陶华碧仍为公司的董事长,两个儿子百分百持有公司股权,虽然保证了陶华碧对公司的控制权和决策上的灵活,但现年71岁的陶华碧终有退休的那一天。在下一代的领导下,老干妈能否坚守不上市,不向资本妥协仍是未知。中国股市中借助资本力量做大做强跨越式发展的成功例子不鲜见,20多年来一直坚持己见的老干妈,会因此“忍不住诱惑”考虑上市吗?而老干妈迟迟不上市,又单单是因为不差钱吗?
 
  华泰证券在2016年研究老干妈时发现,同行业几家龙头企业应付账款周转期均在30天以上,而应付账款为0的老干妈不得不说是一个“异类”。这与老干妈一直坚持着的现金观分不开——所有与老干妈产生业务来往的单位或者个人,全部要以即时到账的现款结算。陶华碧说她从不欠别人的钱,也不希望别人欠她的钱。
 
  此外,老干妈系列在海外市场的销售价格是国内的3倍。就这样,老干妈以一种看似违背某些市场和财务规律的做法成为拥有巨大现金流的商业巨擘。
 
  朱丹蓬认为,老干妈之所以能做到如此成功,是因为老干妈的分销模式和中国的消费品模式是一样的,也是通过经销商分销到全国各地,之所以做到这么大,改革开放之后,人员流动加速全国人员分配,吃辣的习惯被传遍中国的大江南北。“老干妈的属性跟别人不一样,有它自己的唯一性,属于刚需。”
 
  “陶华碧一直以来都是一言堂,当创二代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阶段,都是她自己说了算,她自身对资本市场也不甚关心,所以一直没有上市。”朱丹蓬表示,“如今,即使对上市意念有松动,也是因为一方面随着创二代逐渐走向台前,要接触资本市场,另一方面,当地政府对老干妈帮助很重要,政府也需要老干妈上市。从中长期概念来说,老干妈上市符合中国行业发展的趋势。”
 
  链接
 
  休闲零食今年扎堆上市
 
  今年6月,三只松鼠在经历两次中止审查后,再次出现在IPO排队名单中;同月,中国证监会网站披露了良品铺子的招股说明书,向A股发起冲刺。这是继2016年“零食第一股”来伊份登陆A股后,又两家休闲零食企业冲刺IPO。
 
  近几年休闲零食企业的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三只松鼠营收28.94亿元,2017年全年来伊份营收36.36亿元,良品铺子营收54.24亿元。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中国休闲食品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指出,预计到2020年,休闲零食整体市场规模接近2万亿元,相较于当前休闲零食销售情况,市场远未饱和,市场空间巨大。健康零食推动下,零食企业扎堆上市也成了必然。
 
  此外,日益增长的业绩背后需要大量的销售费用支撑,而面对收窄的线上红利,各大休闲零食巨头又不得不破局寻找新动能,最后转变为资金需求,所以上市是其必经之路。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