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公告

美国耍赖皮,中国敢怒不敢言?

时间:2017-12-13 11:51:34  来源:  作者:

 台湾的假民主的一个最大特色就是台湾的统治者是个儿皇帝,他不怕群众,也不怕反对党,也不怕他自己党员,他怕的是美国爸爸,就美国人的态度对他是个关键性的影响。

我们看得很清楚,很多东西秘密资料出现的时候,我们发现原来美国是这么厉害的来控制台湾的。我念一段李登辉的书给大家听,台湾一个政府所主持的秘密研究机构,曾经打过核子弹的主意,也就是说我们也制造个原子弹好不好玩,当时的蒋介石有这个念头。

那么有一群科学家就骗蒋介石,说你只要拨出钱来我们就可以试验,而试验的这批人里面你不要叫他当兵,他可以帮你造原子弹。蒋介石一听说好,这几个人就不要当兵,其中一个就在我们正苦哈哈当兵的时候他没有当兵,他在冷气里边玩儿,什么人呢?就是那个不要脸的诺贝尔奖的得主,美国得诺贝尔奖的得主,叫做李远哲。

 


大家今天捧李远哲,得诺贝尔奖是美国人得的,当时是美国人,他就是利用这个机会在他们的安排之下没有当兵,就骗了老蒋。老蒋这个念头一直没有断,后来就被中央研究院的院长吴大猷给他打断了,说台湾没有发展核子武器,原子武器的机会,美国人也不肯。

然后就发生了一个叛逃事件,第一件麻烦就是中科院张宪义叛逃事件,注意这是李登辉的书,《李登辉执政告白实录》,《李登辉执政告白实录》书里面的原文,我念给大家听,《李登辉执政告白实录》里面的话,李登辉出了问题,他接手以后第一件麻烦就是中科院张宪义叛逃事件,跑了。为什么呢?他是美国的卧底的,把台湾要想搞秘密武器的资料带去给美国人看,说台湾想搞鬼。

然后当时的院长就是郝柏村,事件爆发以后李登辉说参谋总长郝柏村与总统府秘书长沈昌焕,在某一天的中午紧急求见李登辉,并且带来美国方面的来信。信中指什么呢?指台湾方面暗中进行核子武器的生产,必须尽速尽快的将相关设备机组拆掉。李登辉当场决定立刻把所有设备处理掉,并且不能对外张扬。

看到没有,儿皇帝,美国爸爸说他妈的你不许给我搞核子武器,你给我拆掉就拆掉。美国人现场派人来带着封箱的东西,水泥灌浆把你整个可能造武器的这些东西全部像黑社会消灭尸体一样给你灌浆,全部给你毁掉。

郝柏村当时参谋总长,在日记里面很沉痛的说,说美国人欺负我们太甚。就是欺负你,你敢动吗?台湾人的尊严你有尊严吗?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主权独立个屁。要拆你就拆你,要你停你就停,这就是我的基本理论,就是我们今天没有台湾问题,根本就是中国跟美国的问题。中国跟美国压力够了,美国的爸爸,美国的主旨,叫你阿扁怎么样你就怎么样,这就是我所说的阿扁说2006年要制宪,修改宪法。你敢吗?这两次公投都被我们打败,你敢搞公投吗?你敢吗?美国人不肯你敢吗?美国人不肯的话,我讲出来了,有两个东西你不敢改,一个是青天白日旗,一个是中华民国四个字,一个国号你不敢改,一个国旗你不敢改,那你怎么办呢?你叫什么独立国家呢?什么叫台独呢?所以关键就出在这里,既然他不敢改,中国大陆今天有一批朋友们,或者一批国家领导人们感到很气,至少感到很忧虑,觉得你们台湾闹的不象话,给脸不要脸,打你个稀巴烂。

问题出在这里,他是不是真的在搞?他敢不敢拆调中华民国这四个字?他不敢。他敢不敢毁掉了青天白日旗?他不敢。他会做一些小动作,他会做,可是真正关键的部分改国号,异政色,他不敢,他不敢的话你杀鸡就不应该用牛刀,何况你杀的是个假个鸡,是个死的鸡,杀它值得吗?不值得。那有什么办法呢?

迂回的方法,找谁呀?找你背后的老板嘛,你背后的爸爸嘛,找美国人嘛。那什么时候找到美国人呢?找到借口找到美国人。为什么呢?现在借口够不够啊?现在借口还不算够,什么原因呢?因为美国人在跟你扯皮,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跟美国当时建邦交的标准,就是你美国要逐年,一年一年下来,逐年递减,减少对台湾的军事军售,就给台湾的武器要一年比一年减少,一年比一年减少,这是美国白纸黑字承认的。现在美国耍赖,美国说你们有飞弹,你们在增多,我这个在减少对吗?可当时条约没这样定,当时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定的条约是说你对台湾的军售要一年一年减少。没有说我怎么样,你怎么可以耍赖呢?现在美国在耍赖。

那么美国现在就拼命压住,你台湾怎么闹我心里也高兴,你跟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军备竞赛,消耗他的财力我也赞成。美国在里根总统时代不就这样子拖垮苏联的吗,我跟你军备竞赛,你有这个我有这个,你有这个我有这个,可是我美国底子厚,我是个穷少爷,可是我家里老底厚,所以我可以跟你拼,拼拼拼拼,拼到苏联跟不上了,苏联经济垮掉了,美国赢了,他也债台高筑,可是他也赢了。

 


今天他会鼓动台湾,你买我武器增加国防预算,然后那边逼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增加预算,你不是经济起飞吗?我把你经济搞垮,因为你花钱买武器。台湾也是你把钱给我。

你看以色列为什么对付美国人这么狠?你要我买武器门儿都没有,你送给我可以。因为我保护你,你的利益是基于美国的利益你才跟我合作,那基于你的利益为什么叫我花钱买武器呢?你叫我给你当看门狗,狗你要喂我的狗啊,怎么狗吃的那个食物还要自备自己花钱呢?台湾就不要脸,台湾就没有种,台湾这些人口口声声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你给人家做狗,自己午餐自备,晚餐自备,早餐自备,买武器要花钱,为什么我说我要花钱?你给我武器,我替你保护,保护日本琉球,台湾,菲律宾这个线,为什么要我花钱?台湾这些孬种就不敢讲。

所以我觉得台湾的问题是在有一天美国压不住,事实上不会压不住的,就是最后中华民国这四个字还在,国旗还在,里面改头换面的时候,有一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和国家领导人也许不再忍耐了,可是那个时候有摊牌的本钱了,什么本钱?就是台湾只要闹我就打他,我打他的时候你美国装糊涂。如果你美国介入你就跟我对干了,最后什么结果我告诉你,我现在有绝对的能力跟机会能够打出至少一颗飞弹,打到你美国的一个城,也许打到关岛,也许打到火奴鲁鲁,打到夏威夷,或者打到西雅图,或者打到旧金山,不管哪里,我毁掉你一个城,美国说你毁掉我一个城,我毁掉你200个,200个怎么样?老子不在乎,老子有13亿人口,老子不怕死。

大家记不记得过去法国的总统戴高乐就拼命在制造一个原子弹,因为没有原子弹,你没有加入原子俱乐部,核子俱乐部,你在世界上面没有地位,所以英国有地位,美国有地位,苏联有地位,法国没有地位,所以法国的总统戴高乐千方百计要造个原子弹,后来被他造出来一个,大家就笑他,说你只搞出来一个,人家苏联有200颗,你只有一颗他200颗。戴高乐说又怎么样,我杀他一次他杀我200次,我这一颗哪儿都不丢,就丢在莫斯科,你有200颗你丢在巴黎我还是死,你杀我200次还是死,死猪不怕开水烫,你怎么烫我也死了,你200颗对我没意义,199颗都是浪费的,我这一颗要你死。

 


胆小的美国人,孬种的美国人,自私的美国人,不守信用的美国人,帝国主义的美国人,会牺牲他的一个城为了你这个台湾吗?到时候美国就会放水。台湾一看美国人放水,台湾怎么样?投降了。打都不要打,所以我说这个问题是很容易解决的,并且时间一到就解决。

今天还不必这么忙,今天这不必这么气,这就是我的看法。有的人说你李敖是不是替台独讲话?我是一个最有名的统派,不要忘记整个的台湾2300万人,我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一国两制的,并且第一个勇敢的站出来支持一国两制的,并且第一个勇敢的站出来支持一国两制,并且使这个声音能够出来的,你有什么方法呢?2000年总统选举我是所谓总统的候选人,我不宣传嘛,一国两制嘛,我是这么样主张统一的一个人,我今天反对大陆这样子某一部分人要剑拔弩张,要教训台湾,要把台湾打烂,我反对。为什么?杀鸡焉用牛刀,何况杀的是死鸡,太笨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考虑很多事情是非常有趣的,可是我刚才讲这话都不是理论,都是事实,事实有趣的,因为你觉得使你哭笑不得,你跟台湾人讲道理,这个岛讲道理讲不通的。为什么呢?他不识好歹,他软硬都不吃,中国一句古话,叫为上智,最高智慧的人与下愚,最下的笨蛋,这两种人最难移,最难改变他,最聪明的人你很难改变他,最笨的人你很难说服他,就发现这个问题,他跟你胡搅蛮缠。在拳击场上比赛,一个人,拳击手被打的鼻青脸肿,干什么呢?还打点滴。然后对方的裁判就抗议,然后他这个裁判就拿出一本拳击的规则来跟对方吵架,说你告诉我,拳击规则上哪一条规定不可以打点滴?

干吗呢?跟你胡搅蛮缠拳击规则上也没说你不可以在台上面解开裤子小便,你是不是就可以解开裤子小便呢?这就叫做胡搅蛮缠。台湾就叫你觉得哭笑不得,胡搅蛮缠。

可是这里面还有一个趣味的现象出现,现象就是使你不晓得他是什么意思,他跟你胡搅蛮缠,好比如说美国这一次几次警告台湾,台湾装的我听不懂你的话,不懂你的话,你说我不要公投,警告我不要台独,台湾说美国对我们是友好的,他没有这个意思,故意曲解别人的话。

我们看看意思的,表达的意思,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她是个被害人,什么原因呢?她被强奸了,所以她在这个地方要再陈述。法官问她你在什么地方被强奸了?这个女孩子说,把裙子撩开了,她说我在这个地方被强奸了。大家不觉得很好笑吗?人家法官问你是哪个地点,什么街,是不是在凯达格兰大道?还是在临沂街,什么大街小巷子什么地点被强奸的,还是在什么台湾大学被强奸的。这个女孩子说我是在这个地方被强奸的,在三角裤里面被强奸的。

这个女孩子有没有说错?没有说错。可是她的意思表示,法律上叫意思表示,她的意思表示跟你不一致,就是她说她的,你说你的。你去看看台湾闹出这种笑话来,李登辉批公文批的是悉,知悉的悉,熟悉的悉,下面写登辉。请问公文呈给你总统看,你批个悉字,悉字就是清朝皇帝批的叫知道了,就是皇帝知道了。然后现在解释悉字不代表知道,他的中文跟我们都不一样,什么叫做悉字不代表知道?那代表什么?那你上面批这个字干吗公文给你看你看的是什么?你写的字知道了,是个悉字,然后耍赖,说那个内容我不知道,因为我只写个悉字。你知道吗?你碰到这种胡搅蛮缠的人,你跟他诉诸于理他不讲理,动之以情他无情,怎么办呢?就临阵一威,临阵一威,台湾现在目前有一半的人口反对他们。你台湾打个稀巴烂,有一半的人口受害,有一半的人口活该,你选陈水扁你活该,另外一半人口跟着受罪。

 


这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对这些人公道吗?你看他们餐风漏雨,在所谓台湾的总统府门前七天七夜在这边抗议,你觉得合理吗?不合理的,他们有他们的力量,只是力量没有结合,现在开始暂时的结合了,所以昨天一个讯息说台湾会不会发生动乱?我说不会。为什么不会呢?因为台湾这个警察没那么凶,没有开枪的胆量,没那么凶。台湾的群众也没有那么残暴,也没有那么凶,所以目前这种抗议的方式还是蛮好的,使我想起过去甘地所主张的那种不合作运动,不合作运动什么样子呢?就是你英国人对付我,好,我们也对付你,怎么办呢?就集合群众,当时英国人就管制食盐,就吃的盐不给你,甘地说我们成千上万的老百姓我们去抢这个盐,那个盐在仓库里面,英国军队荷枪实弹,机关枪都摆好了,等着,防守这一点,我们就是成千上万的人往去走,第一我们没有武器,我们不来凶的,我们只是往前推。第二,对方这时候不会开枪,因为我们没有武器,他们会推我们,可是他推不动我们,因为我们人太多了,我们人会倒在地下,会被人踩死,踩死就踩死,往前走。那对方怎么办呢?警察拿那个棍子,一个头一个头打的都开花,脑骨打碎,打倒一个倒下来,第二个上来,打倒一个第三个上来。


就是这样子前仆后继,成千上万的人,最后把所有的盐全都抢走了,英国人开不了枪。所以我认为台湾的目前这种和平的方式的这种集会,这种办游行,这种抗议,我认为比较适合台湾的民情,也比较适合台湾的警察镇暴的习惯,我认为是个好的起点。陈水扁再比老实,我认为这种游行,这种集合会一再的出现,会扭转台湾的一部分假的民主政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